大參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查看: 1596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六神磊磊:老《三國演義》到底牛在哪?先來講一首片尾歌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0-9-13 16:09:33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老的電視劇《三國演義》特別好,特別經典。至于經典在哪里?很多人可能未必完全想明白了,今天來聊一聊。

  這次就專門講一首歌:片尾曲《歷史的天空》。歌是毛阿敏老師唱的,作詞的老師叫做王健。我是個寫字的,就只專門講一下它的歌詞為什么好。

  開篇兩句:

  黯淡了刀光劍影,
  遠去了鼓角爭鳴。

  開篇兩句就好。你如果是行家,一看這兩句就知道這首詞的基本水平有了,后面應該不會太差了,至少可以保底七十分。

  為什么好?這里就要說到一個詞,意象。三國那么多東西,它就唯獨先選了兩樣意象:一個刀光劍影,一個鼓角爭鳴,就選了這兩樣放到最前面。

  雖然選得談不上新奇,談不上別出心裁,但是選得合格,選得準確,選得有代表性。這就叫意象選擇得好。

  再者你注意,選這兩樣東西是有講究的:

  刀光劍影是什么?是視覺,你眼睛看的。

  鼓角爭鳴是什么?是聽覺,你耳朵聽的。

  所以它有畫有聲,意境一下子就立體了,本來是平面的東西它就就站起來了。

  你作為一個聽歌的人,一聽到這兩句就覺得美,卻不知道為什么美,其實原因就在這里。

  接下來一句:

 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,
  鮮活的面容。

  這句講的是什么?是人!磅r活的面容”那不就是人嘛。為什么第三句要講人?因為作詞的王健老師肯定是認為前兩句講的都是物,刀劍、鼓角都是物,都是背景,已經鋪墊夠了,所以這一句就轉到講人。一有了人,立刻就會有生氣。

  所以這最前面幾句其實就是一套小組合:刀劍、鼓角,面容,其實就是——物、物、人。

  看懂了這個,你就能懂作詞人下面的套路了,你瞧:

  淹沒了黃塵古道,
  荒蕪了烽火邊城。
  歲月啊你帶不走,
  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。

  怎么樣,是不是一模一樣的套路,完全相同的小組合——物、物、人?先羅列兩個意象,一個黃塵古道,一個烽火邊城,接著再轉到人——“熟悉的姓名”。熟悉的姓名也是說人。

  這里還要插一句,之前講了為何用“刀光劍影”來配“鼓角爭鳴”,是為了有畫面有聲音,用“聲”來配“畫”。

  那么此處為什么要用“黃塵古道”配“烽火邊城”呢?這是為了讓“冷”來配“暖”。黃塵古道是冷的,是蒼涼的;而烽火邊城是熱的,是激烈的。烽火這個詞一出來你自然就覺得熱了,有溫度了,對不對。作詞的人加一個烽火進來,一下子就把溫度加進來了,把火紅的顏色加進來了。這就是講究。

  再往下看。

  現在歌詞要逐漸進入高潮了,前面她已經鋪墊很多了,該把最厲害的東西拿出來了,這個時候還不拿出來什么時候拿,對吧,再不拿你們就不知道人家的本事了!

  于是王健老師大筆如椽,咣咣咣咣砸出來四句:

  興亡誰人定?
  盛衰豈無憑?
  一頁風云散,
  變換了時空。

  你看這四句多厲害,這是大招,是整首詞的眼,也是作者展示她才華和氣魄的東西。

  別忘了人家這是《三國演義》的片尾曲,王健先生多半是筆下有雄心的人,她肯定希望自己的詞放在三國的結尾不會弱,要顯得自己的胸懷、氣魄、高度和羅貫中是一致的,至少不能幾句話上就看出來差肩于古人。

  所以直接兩問:興亡誰人定?盛衰豈無憑?

  是啊,那分分合合的天下大勢,此起彼落的盛衰轉折,都是誰在幕后操弄?

  接下來是另兩句:一頁風云散,變換了時空。

  為什么接下來是又這兩句呢?告訴你秘密吧,因為前面興亡、盛衰的話題很“大”,勢頭很“重”,調子起得很高,所以后兩句作者有意又要輕下來,要減下來,要飄逸輕靈下來,一直那么舉著會累,你把手舉半小時你看看累不累。

  所以她高高舉起,輕輕放下:一頁風云散,變換了時空。你是不是立刻覺得輕靈了、飄逸了,胸中的一口氣吐出來了?

  這就叫做有疾有緩,有張有馳,盡在掌握。

  順便再戳穿作詞者的一個心機:

  你發現沒有之前兩句基本是工穩成對的,“興亡”和“盛衰”是成對的,“誰人定”和“豈無憑”不苛求的說也能對。而再往后接下來幾句也是工整成對的。

  恰恰“一頁風云散”這兩句不成對,連“流水對”都不算,它就完全不成對。

  為什么呢?要湊一對很難嗎?不難。作者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來“破”,要把這個格式破一下,否則八句全部成對,就很可能會呆板,會傻乎乎的,大家懂不懂?她故意在中間留兩句破一下,偏搞兩句不成對,顯得整體上輕靈。

  這是匠心。

  好了接著再往下看。之前寫了興亡,寫了盛衰,大家想接下來該寫什么?

  王健老師真是高手,興亡和盛衰都是大勢,都是宏大話題,都是超越“人”的東西,都是歷史的客觀。那么接下來我就寫柔軟話題,寫關乎人內心的東西,寫人心的情感。

  于是,在寫了“興亡”和“盛衰”之后,我寫“聚散”,寫“離合”。

  請看后四句:

  聚散皆是緣,
  離合總關情。
  擔當生前事,
  何計身后名。

  我當時作為一個迷三國的孩子,在電視機前看到這兩句,真是拍腿叫好。這個作詞老師太厲害。是啊,興亡之中,是多少人的聚散故事?盛衰之下,是多少人的離合悲歡?

  乃至于三國英雄們,又有多少聚散?劉關張的聚散,劉備和盧植、公孫瓚、徐庶的聚散,關羽和普凈的聚散,孫策和周瑜的聚散,陸抗和羊祜的聚散,姜維和鐘會的聚散,不都是聚散嗎,不都是離合嗎?

  很多人一寫到興亡、江山之類的話題,筆頭就發硬,就軟不下來,就松弛不下來。而王健卻用人的情感、人的聚散離合,把盛衰興亡的大話題給他兜住,完全是用“紅巾翠袖揾英雄淚”的感覺。

  之前我們講了可張可馳,現在這里是可硬可軟,看見沒有這就是能力。

  好了,八句最厲害的給完,作者接下來是兩句:

  長江有意化作淚,
  長江有情起歌聲。

  為什么會是這兩句?

  因為前面講的第一、都是人事;第二,都是興亡、盛衰、離合、功名等等抽象的東西。

  現在快結尾了,作者有意識地要回歸了,要從“人”回到“物”,從“抽象”回到“具象”。所以長江來了,長江有意,長江有情。

  別忘了,抽象的、哲理的東西說多了,什么“何計身后名”之類,整個調子就容易發干、枯澀,淪為一篇大道理。

  因此作者就寫長江,用那滾滾江水,讓整個畫面變得豐盈、潤澤、氤氳。

  你看長江的意像一出來,我們是不是就又從那些紛繁的、亂糟糟的人事里抽離出來了,天地一爽,皓月當空,心靈又洗滌干凈了?

  最后,該結尾了。王健先生干凈利落,點題收束:

  歷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,

  人間一股英雄氣在馳騁縱橫。

  漂漂亮亮,脆脆爽爽,收筆完事。

  來概括一下這首詞:它的每一句都在承接,但每一句又都在進行轉場。

  每一句都是在對上一句進行調整。

  用柔軟的調整堅硬的,用輕靈的調整剛強的,用細膩的調整宏大的。

  用人調整物,用物調整人。

  用抽象調整具象,又用具象調整抽象。

  作者厲害,這首詞經典。

  我們常常愛說啥啥啥是經典,卻不知道經典在哪里,現在大家是不是理解了一點點。

  向王健老師和她的經典致敬。

  時光流逝,經典永存。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

QQ|小黑屋|大參考

GMT+8, 2020-9-22 06:04 , Processed in 1.125036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mt4官網

Powered by 大參考 X3.4 © 2011-2017 dacankao.com 廣告QQ:3037457936

豫公網安備41010502003328號

  豫ICP備17029791號-1

廣州白癜風醫院 透風影院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买排列三有什么技巧